工程保函在线申请
寻找佛山的“现象级”企业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数: 2245    日期:2014-10-20 09:38:09    来源: 南方日报    字体: 




 孙景锋
         看似寻常的细节蕴藏着预示未来的大变革,最前沿的新思维发端于默默无闻的企业实践。
         以细节解读趋势,以佛山窥视全局,“佛山新经济评论”与你相约周一,不见不散!
         佛山素以金融环境稳健而著称。今年,在受到备受公众关注的乐从钢贸风波冲击后,这种稳健的优势体现得更加明显。
         根据佛山市金融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乐从“钢贸风波”爆发以来,经过佛山金融系统和钢贸企业的共同努力,乐从钢铁行业的信贷风险敞口同比大幅下降了33.05%。乐从钢铁协会会长、顺德区乐从钢铁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德基介绍,根据银行的核算,乐从钢贸企业目前的总资产额度约330亿元,加上还有其它形式的质押,整个信贷的风险基本已得到控制。
         虽然受风波的影响佛山全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在上半年有较大幅度提升,但随着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不良率也随之下降。截至9月末,全市不良率较7月下降了0.14个百分点,体现出佛山金融体系在面对系统性风险时强大的调节能力。
         香港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副总裁及资深研究员肖耿在出席一场学术活动时,分享了他与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联合组成的调研团队关于佛山发展案例的研究,他表示佛山贷款占GDP的比重为85%,而全国平均达到121%,上海是180%,杭州220%。不难看出,佛山的金融杠杆要远低于全国水平,肖耿甚至据此认为佛山存在着金融抑制。
         事实上,金融稳健是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石,它让佛山的经济增长更稳定,出现大起大落的可能性较小。但对于正处于转型阶段,新经济蓬勃发展的佛山来说,要促进新经济的发展壮大,还需要在原来稳健的金融基础上进行相应的创新。
        相对于传统产业,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本身具有强烈的草根经济属性,新经济企业的发展既没有国有企业的资源优势,也不像早期的民营企业享受到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制度红利,它们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大多是基于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这种创新往往需要大量资金作为支持,但以银行主导的传统金融体系显然难以满足新经济发展的需要。
         在佛山新媒体产业园创业的丘广安就遇到了资金难题。两年前他离开了任职多年的陶瓷企业,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专为佛山传统的建材产业提供高端的工业设计配套服务。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丘广安面临着资金缺口,但多方寻求融资而不可得。他表示,传统银行融资需要固定资产作为抵押物,而像他们这种轻资产的创新型企业根本无法通过银行的风控,只能依靠自有资金发展。
         丘广安所遇到的困难并非个案。当前,佛山经济的增长模式正从过去依靠土地、劳动力等要素驱动,向依靠智力、创新驱动转型。要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仅仅依靠企业自身努力远远不够,创新意味着存在失败的高风险,要鼓励企业进行创新,需要在原来稳健的金融体系基础上,进行相应的金融创新,建立一套能够调动全社会资源为创新提供支持的金融体系,借助资本的力量让全社会共同分担创新所带来的风险,同时也借助金融的力量让全社会分享创新所带来的成果。
          那么金融创新该往哪个方向走?从国外的经验也许能够找到答案。
         在发达国家,在银行融资无法覆盖的领域,直接融资发挥着更为显著的作用。以美国为例,直接融资占全社会融资规模的比例高达88%。而包括日本、德国等传统意义上的“银行主导型”国家,近年来直接融资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
           所谓直接融资,是相对于银行融资为代表的间接融资而言,指没有金融中介机构的介入,由投资方和融资方直接对接的资金融通方式,包括创业投资、债券、股票等均属于直接融资范畴。相对于银行融资的高门槛,直接融资中的投资者更关注企业未来的成长,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去获取高额回报。直接融资的身影普遍存在于当今世界最为著名的创新型企业的发展轨迹当中。
          以上月在美国完成史上最大规模IPO的阿里巴巴为例,在阿里巴巴的创业阶段共经历过三次重要的融资,分别是1999年由高盛牵头的天使投资,2000年包括软银在内的6家风投提供的风险投资,以及2004年软银等风投提供的第三轮融资,正是这一轮又一轮的直接融资,帮助阿里巴巴解决了创业初期所遇到的资金瓶颈,而这些独具慧眼的投资者最终也从阿里巴巴的上市中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佛山要促进新经济的发展,必须在传统银行体系的基础上构建更多元的投融资体系,提升直接融资在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比例。事实上,以金融、产业、科技融合战略的提出为标志,佛山也比较早开始构建直接融资的体系。其中,南海区更在今年初获批成为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综合试验区,依托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和股权交易中心等平台,培育和引进股权基金,逐步搭建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直接融资体系。
         在此背景下,截至今年上半年,佛山新增股权投资基金30只,基金总数达到200只,注册资本约260亿元,成功投入200多个项目,重点扶持了多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去年10月底投入运营的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也加快了布局,累计吸引了超过一千家企业注册登记。
         但是,和佛山万亿级的经济总量相比,目前佛山直接融资的绝对量仍然偏低。此外,目前佛山所搭建起来的直接融资体系更多投资于企业发展的成长期和扩张期,对处于种子期的初创型企业缺乏相应的支持,这恰恰又是许多企业发展最丞需的。
         担任广东中西达一新药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的张科之告诉我,公司也曾经接触到很多佛山本地的股权基金前来寻求合作,但最终都因为对公司掌握的技术不了解,对发展前景的不确定而不了了之。这迫使张科之不得不向海外背景的投资方寻求支持。
         针对这些问题,佛山在完善直接融资体系上,需要鼓励更多的资本投入进来,做强做大直接融资。此外,还要考虑到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资金需求,鼓励更多资本投资于初创型企业,让企业在种子期、成长期、扩张期、成熟期等不同阶段均能够获得对应的资本支持。这必然也要求地方政府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提高投融资双方的违约成本,降低金融机构所面临的道德风险。
         只有在原来稳健的金融体系基础上进行金融创新,在佛山蓬勃发展的新经济与雄厚的民间资本之间构建起完整的直接融资桥梁,才能充分发挥佛山的资源禀赋,调动资本参与新经济发展的积极性,激发企业创新的活力,为新经济的腾飞插上双翅。
         当佛山搭建起这样一个金融体系,它能够调动社会的所有资源来支撑企业的创新,不断提高社会对于创新失败的容忍度,才能在下一个阿里巴巴的种子播下时,把握住机会,培育出属于自己的“现象级”企业。
编辑:
最新评论:
 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