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保函在线申请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中小企业“群死群伤”:联保贷款制度殃及黄三角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数: 2693    日期:2014-06-03 09:46:24    来源: 中国企业报    字体: 




    本报记者 江金骐

    继长三角和珠三角之后,民营企业的借贷危机正向纵深蔓延。

    这一判断来自《中国企业报》记者日前对淄博、滨州、东营等黄三角地区部分企业的走访和调查。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这一发展中地区的信贷危机不仅在由点及面的生成,而且这类危机的引爆点仍是曾被视为重大金融创新的“联保贷款”制度。

    从抱团取暖到火烧连营

    滨州顺达兴材料公司总经理张灿亮,曾经作为博兴县的知名企业家,一度被当地政府推举为青年创业榜样。但自从进入2014年,张灿亮逐步从公众视野中隐退。5月6日,当《中国企业报》记者约请他谈谈联保贷款的前因后果时,张灿亮先是犹豫,接着回避,最后拒绝。

    知情人告诉记者:“向来豪爽、能干的张灿亮,这次彻底栽了。”原因是三年前,张灿亮所在的顺达兴公司为了获得银行的授信,与滨州利丰达公司、福斯特公司等近10家企业达成联保贷款协议,没想到的是,近三年来顺达兴公司经营状况急转直下,直至不久前被有关部门宣告破产。在顺达兴被宣告破产后,包括其厂房、机械设备、汽车以及张灿亮本人在滨州、青岛等地的房产等,全被纳入破产清算。即便如此,顺达兴还是留下了2.6亿元银行的欠贷。按照当初的联保协议,联保各方不仅要无条件替顺达兴还贷,更要命的是,此事一旦发生,一直保持高度警觉的银行对相关各方纷纷做出抽贷、压贷甚至断贷的决定。“区区2.6亿元足可以让20多个公司关门。”

     “从抱团取暖到抱团负债,再到火烧连营,是我们对联保贷款制度引发后患的最直观感受。”博兴县经济开发区经济发展局一位李姓官员,以张灿亮一案为例向记者解释,在本案中,直接当事方虽然只有七八家,但他们除了有这个一级联保圈之外,还结有其他的二级、三级甚至更多层级的联保圈,如此环环相套,一旦某家公司出了问题,“病毒”将迅速扩散,造成的后果就是“一死俱死”。

    对此,地处淄博市的兰雁集团提供了泣血范本。兰雁集团是亚洲最大的牛仔布工厂,年产牛仔布5000万米,牛仔服装1000万件,最鼎盛时,兰雁集团员工多达上万人,集纺纱、织布、染整、服装为一体,产品曾远销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然而,创下许多辉煌的“兰雁”,两年前就开始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至此,兰雁集团负债高达25亿元,处于高管被查、经营亏损、资不抵债、无力清偿到期债务的险境。

    爆兰雁危机的导火索,正是当地与其有着联保关系的两家企业——嘉周化工、博泵科技先后破产。

    嘉周化工有限公司隶属于淄博市大型企业——嘉周集团,以生产邻苯二甲酸酐、顺丁烯二酸酐为主,总资产34856万元。从2012年2月开始,嘉周化工资金链断裂。4月10日,债权人齐商银行率先发难,向淄博市中院提请破产。根据相关协议,兰雁为嘉周化工承担1.4亿元负债。

    纺织业本就利润微薄,加之近年市场萧条,1.4亿元的包袱重压下来,兰雁集团立刻陷入困境。与此同时,嘉周化工问题的发生,严重影响了兰雁集团在各家银行中的信用,致使该公司到期贷款还后再贷难度加大,甚至只还不贷,给企业资金运转造成前所未有的困难。事情还在恶化,半年后,与兰雁同样有联保协议的山东博泵科技股份公司资金链断裂,这给摇摇欲坠的“兰雁”致命一击。到此,各家银行对兰雁集团完全失去信心,兰雁集团成了失去给养的病虎。

    令人不安的是,这时的兰雁集团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它与当地的很多企业,此前就已经建立起了联保关系,也就是说,兰雁一旦破产,更大的多米诺冲击波随之形成。

    由于这种“群死群伤”的事例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这让博兴县开发区的上述官员,对该县开发区近百家上规模的企业表现出了相当悲观的情绪,他甚至说出“不久就会看到有人自杀”之类的极端言辞。据他介绍,开发区内的企业,虽然代表了博兴县的工业门类,体现了全县的企业实力,但不容否定的是,在宏观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银行信贷收缩是不争的事实,区内企业为了获得银行贷款,尤其是中小型制造业为了寻求活路,几乎都参加了各种形式的信贷联保,“这也就意味着,每个企业都是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给其他企业致命一击。”

    企业自保成立信贷联盟

    一方面银行银根紧缩,另一方面企业等米下锅。失去金融之手,用“苦不堪言”来形容企业现状毫不为过。

    “我每天起来,不是想着怎样组织生产、怎样拓展市场,而是想着如何还贷、借贷。”山东宏升科技公司负责人王跃福向《中国企业报》记者坦言,与身边的企业家朋友相比,自己总共约1000万元的联保信贷额似乎还算不得“困难户”,在日照,一家和自己规模相当的同类企业,深受联保之害,如果再无银行援手,破产几成定局。

    “看着大大小小的企业老板融不到钱,挣扎在生死线上,日子真难熬。”王跃福说,关键是整个企业形势往下行,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他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当地企业融资成本上升明显,即便是几家知名企业。比如,邻县邹平的魏桥创业集团,作为资本市场上的老牌企业,它的发债成本就比往年上升了1.5个百分点。即便如此,能获得融资的企业也并不多,尤其是银行贷款。其他金融机构资金很大部分也来自银行,如今大多也“无米下锅”。

    来自邹平的坏消息不止是魏桥集团。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去年还被列为“山东富豪榜”第二位的朱玉国,他所领导下的长星集团不久前传出60多亿贷款无法还息付本的消息,贷款涉及十几家银行。这一消息现在得到完全证实,山东邹平县政府为此成立了“邹平县重大金融突发事件处置小组”,现在,滨州市政府、山东金融办都介入此事。

    面积只有1200多平方公里的邹平县,现已发展成为山东省数一数二的工业强县,该县容纳了5000多家企业,坐落在邹平县的上市公司就有9家,知名企业包括魏桥创业集团、西王集团、范公酒厂等。

    长星集团发生债务危机后,不少人都担心,同样的场景会发生在更多企业身上。比如该县的豪盛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竹纤维家纺生产基地,产能及销量占据全国竹纺市场百分之九十以上,就这样的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近来有关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消息越传越多,严重的说法是,豪盛集团目前主要靠担保企业帮忙偿还贷款和利息。

    另外一家坐落在邹平的钢铁企业,在2000万到期贷款中,因其中的100万无法按期偿还而遭到银行冻结账户和资产,已经无法继续经营。

    类似的传闻还涉及当地多家较大企业,虽无法一一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金融机构的信贷政策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很大的变化,银行开始压贷、抽贷、惜贷,邹平的很多企业出现资金紧张和经营困难。为此,邹平县部分企业家开始行动起来。据记者了解,近期在邹平至少发生了两件事,一是部分企业家联合倡议,成立一个共同维护区域正常信贷秩序的联盟;二是几十个企业家联名给上级政府写信,希望与银行平等对话,确保急需贷款按时发放。

    企业大意困于联保阴谋

    因为联保,所以联动,一旦互保或联保的其中一家企业出问题倒下,其他企业同时受到影响,轻则经济受损,重则企业倒闭,这就是多米诺骨牌效应。

    “联保的起因是银行授信的要求,银行为了减少自身风险,要求企业互保,多方的互保产生联保。因此,产生互保联保的责任在于银行。”福斯特公司总经理张海明说,现在,有些企业出问题了,银行只会依法维护权益,而不管企业或互保企业死活,在银行的紧逼下,不少相关企业全因此倒下,因此,危机根源在于银行。

    在采访中,不少企业的老板告诉记者,不少银行又为了降低自身风险,总是过分依赖担保,有意无意地忽略贷前审查,有很多参与联保的企业,起先彼此根本就不认识,有些企业实际资产不足一亿,却能贷款一亿。银行为了尽快将手中的余额放出去,没有人在乎求贷企业的现金流分析,事实上一个企业的现金流才是企业还款能力的浮标。

    由于银行掌握的企业信息与担保企业严重不对称,一个企业是否愿意为另一个企业担保,并不取决于担保企业的意愿,多数是经过银行“动员”或者是“被迫”。

    已从联保信贷梦魇中走出来的山东纳利达彩钢公司,现在是博兴县兴福工业园的知名企业,也是博兴钢铁行业商会的副会长单位,但对几年前的那场信贷联保,在老板李宝勇看来整个经过像是一场阴谋。当时,纳利达等3个公司在银行的“善意”撮合下,为某公司提供担保,自己担保金额高达1500万元,当一切工作完成后,被担保公司的老板刘某,突然在某一天“失踪”了,虽然李宝勇等人当时就报案了,但这并不能冲减自己替人还债的义务,从那以后,李宝勇用了将近4年的时间,将纳利达艰难地“拯救”出来。

    李宝勇的遭遇,其实就是江浙一带常被人戏谑为“路跑跑”现象在博兴的上演。

    “通过联保措施,银行的风险是化解了,而提供担保的企业债务一夜之间增加了不少,极易导致中小实业型企业的倒闭,并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前文提及的政府官员说,肇始于浙江温州等发达地区的联保信贷,现在“黄三角”的民营企业群体中、在各类开发区企业中大量存在。

编辑:
最新评论:
 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