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保函在线申请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江阴小贷老板负债10亿跑路 农行建行中行被牵扯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数: 2464    日期:2014-05-04 09:53:29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字体: 




    丰源小贷的一位办公人员则告诉记者,任标平时很少过来公司,一般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是任标的妻子郑群群处理,郑群群也曾负责丰达机械的财务事宜。这从任标、丰达机械、丰源小贷的贷款记录中便可见一斑。

  江阴小贷老板跑路背后的资本江湖

  鲸吞下将近十个亿债务的任标跑路了,宛如一场狂风过后火烧连营——民间借贷债权人、众多材料供货商、担保互保的企业、资本市场合伙人以及数家银行纷纷身陷其一手制造的债务黑洞无法自拔,在留下了一堆待解问号的同时,任标的消失也再一次拷问着饱受“跑路事件”折磨的苏南经济:银行信贷风控缘何形同虚设,民间资本市场的疯狂如何规治等

  初春的苏南小城江阴,宁静如昔。让时间倒回至2014年一月的某一天,任标从这里悄悄起程,是满怀的辛酸无奈,抑或笑着从容离去?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位掌控着当地三家企业的老板在背井离乡的那一刻,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可以知道的是,在他跑路后至今的三个月时间里,无数人为此辗转反侧、寝食难安。“具体数字目前无法计算,但任标一手炮制的资金陷阱,有粗略估计不少于10个亿的资金深陷其中。”江阴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向《法人》记者一一细数,“这其中包括民间借贷、银行贷款、拖欠的材料款等等。”

  这早已经不是稳坐全国百强县头把交椅的江阴第一次遭受“跑路”事件的折磨。2012年底,曾经的化纤大王徐雪伟欠下6个多亿的债务跑路,与他同行的还有新荣化纤老板曹海荣;2013年6月,江苏融泰掌门人许才良留下8亿元银行坏账出走美国;等等。在这些企业主离去身影的背后,巨大的民间资本债务和银行坏账黑洞也在一次又一次地拷问着风险日益突出发苏南经济。

  一场有计划的“逃亡”

  “事先并无征兆,直到有媒体报道出这一消息才知道原来任标已经‘跑路’了。”任标的一位小债权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这也是他告诉记者的唯一信息,“有关部门把消息盖得很严。”究竟任标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地消失又逃往何处,其出逃原因是欠下大笔债务无法偿还还是早有预谋的跑路,迄今仍无法得知。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任标的跑路绝非偶然,据无锡当地司法机关的有关人士透露,这是一起从一开始便设计好的“逃亡”,在跑路之初任标便将自己名下包括房产、股票、股权和其他资产已经全部转移,而后任标连同妻子郑群群和小孩消失在了这座资本之城,除了欠下的巨额债务,他们在这座城市的存在仿佛被抹去了一般,至今去向成谜。

  为了还原任标曾经的存在,理清这位商人的沉浮轨迹,《法人》记者进行了为期多天的走访。然而,无论是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和各大银行,还是与任标有生意往来的伙伴,他们纷纷选择了闭口不谈,甚至街角巷尾的平民也只是在任标跑路之后才听说江阴存在过这样的一位老板。

  已经出逃的任标或许没有想到,自己最后是以这样的方式一举成名。在江阴走访期间,《法人》记者询问了包括多个当地老板、政府官员、金融界业内人士等众多对象,得到最多的一句回答便是:“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只是在他跑路消息传开的时候才知道,他欠下这么多钱跑路了。”

  即便如此,记者还是通过采访中得到的只言片语拼凑出了一个并不完整的“圈钱——跑路”线路图。

  据公开信息显示,任标掌控着江阴当地三家企业:江阴丰达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丰达机械),2006年建成投产,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投资总额2998万美元,公司主要从事冶金设备制造和高精密机械设备、高科技自动数字元件控制系统、高效焊装生产设备等研究、开发和制造;丰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丰源小贷),注册资本金2亿,经营范围为面向“三农”发放贷款,提供融资性担保、开展金融机构业务代理以及经过监管部门批准的其他业务,其中丰达机械占股51%。丰达机械与丰源小贷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任标,此外,任标还控制着名为上海达罗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一家贸易公司。

  据无锡当地小贷行业协会的人士表示,任标新成立的丰源小贷在江阴当地并无太大名气,其最早起家是靠经营一家贸易公司,近两年才开始涉足小贷行业。江阴政府有关人士则向记者透露,任标系江阴徐霞客镇人,早些年在国外经营矿产和进出口生意,听说在墨西哥还买下了一座矿场,之后才开始在江阴崭露头角,投资了其他产业,其中便包括丰达机械和丰源小贷。

  “在亿万富豪扎堆的江阴,任标谈不上有多大的知名度,他发家主要是靠后来在江阴璜土镇的投资,说是投资,但更多的可能还是靠圈钱。”江阴当地一位知名企业主如此表示。

  以企业为工具大肆圈钱 跑路时卷走小贷公司所有资金

  4月末的一个中午,按照有关人士提供的信息,记者驱车来到了江阴市璜土镇临港新城石庄园区丰达机械所在的厂区。除了门口传达室的两个保安,通过大门望进去厂区里空无一人,递上一根香烟后,门口的保安才告诉记者:“以前的老板是姓任,听说后来跑路了,现在的老板好像换人了,整个工厂目前全部停产。”当记者表示自己为索要丰达机械所欠的材料款而来时,他看了一眼记者说,“怎么现在才来,前面有好多人都来过了,针对丰达机械的欠款问题,政府已经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去排队报名处理吧。”

  之后,记者又找到了附近的居民,一位曾在丰达机械打过短工的年轻人表示:“听说丰达机械有外资背景,但丰达机械的效益好像并不太好,两三年前好像公司管理层内斗非常严重,对生产的管理也比较混乱,生产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待遇福利什么的一般般。”

  随后,记者又赶往距厂区不远的丰源小贷所在地——璜土镇镇澄路3629号。在一排临街的门面房中,记者看到了江阴市丰源农村小额贷款的公司的牌子,走近可以看到,丰源小贷公司占据了一座两层楼的商铺,面积只有200平方米左右,门前还贴着“规范民间借贷,打击非法集资”的广告语。

  走进门去记者发现,公司里仍有人办公,办公大厅旁的一个房间里,五六个人正聚集着一起吃午饭,当记者表示自己前来找任标索要200万的欠款时,两个人站起身来笑着说:“怎么才来?任标早就跑了有三个月了。”“才两百万,他坑我们的钱再加两个零也不止。”

  坐下来细问才知道,原来在此等候的都是丰源小贷公司其他股东公司的代理人,他们在此的目的并非等任标回来,而是受其他股东委托,处理任标跑路后的各种事宜。“其实就是处理任标跑路后留下的烂摊子,你可不知道,他把我们害苦了。”

  原来,在丰源小贷的股东构成中,丰达机械占51%股份,其他股东均为当地人士,任标在跑路时,卷走了丰源小贷的所有资金,据粗略估计将近2个亿。“这里面都是各个股东的自有资金或通过其他渠道募集到的资金,实际丰源小贷成立才一年多,业务也并不多,现在我们才意识到,他召集成立这个小贷公司就是用来圈钱的。他卷钱跑了干净,剩下的债务和各种事宜都要我们来承担。”说起此事,一位代理人愤愤不已。

  丰源小贷的一位办公人员则告诉记者,任标平时很少过来公司,一般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是任标的妻子郑群群处理,郑群群也曾负责丰达机械的财务事宜。

  对此,当地一位接近内幕的法律人士指出:“无论是丰达机械还是丰源小贷,说白了都是任标用来圈钱的工具,一方面利用丰达机械的资产,可以进行抵押向银行贷款或从民间借贷,也可以以此为自己的个人借款进行担保,甚至可以让其他企业为其贷款进行担保;另一方面利用丰源小贷的资质,可以最大限度地吸金,也可以利用丰源小贷的资质进行担保。”

  与其说法相印证的,是记者通过有关渠道获得的诉讼信息,在已经起诉到的法院的众多案件中,有多起便是任标、丰达机械、丰源小贷作为共同被告被诉,在这其中,也牵连到了当地多家物流、钢铁、地产、纺织企业,其中多数为与任标及丰达机械、丰源小贷有担保互保关系的企业。

  为了核实有关情况,记者曾多次一一致电这些公司,但遗憾的是,没有一家企业或个人愿意接受采访。

  巨大债权迷阵 公安机关以涉嫌骗贷罪正式立案

  到底任标跑路后留下的资金缺口有多大,目前为止仍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但知情人士表示,任标留下的债务和与其相关的债务将近10个亿,而债权的构成非常复杂,宛如一个巨大的迷阵:“其中最复杂的,莫过于由任标操作的银行贷款和类信贷业务。”

  综合《法人》记者通过各个渠道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任标留下的债务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民间借贷,包括丰源小贷被卷走的资金;二是丰达机械拖欠的材料款;三是尚未偿清的银行债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无锡当地法院系统,涉及到任标及两家公司的诉讼不少于30起,且金额动辄上千万,“案件材料堆积如山。”相关人士说。在这些案件中,还涉及到多家为任标及丰达机械、丰源小贷担保的企业,以及任标和丰达机械、丰源小贷为其他企业担保的情况。目前,仅据记者能够了解到的不完全信息,以任标、丰达机械、丰源小贷为被告的十几起诉讼便有将近2亿元的标底。

  在众多的债权中,最复杂的还要数各大银行的债权,据有此前媒体报道,2010年在临港下属国资企业江阴临港新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为丰达机械提供担保向中国农业银行璜土支行贷出4800万,此后经过2011年11月、2012年10月和2013年9月三次转贷之后,目前贷款余额3300万。此外,丰达机械依然存在1亿200万贷款余额,其中包括一笔2014年9月26到期的3000万次级贷款,和三笔均为一年期的关注类贷款,总计7200万,分别于2014年6月6日,2014年4月23日、4月8号到期,涉资500万、2500万和3000万。

  无锡银行界人士表示,这些只是通过信贷记录能够查出的贷款记录,除去丰达机械的贷款记录,也可能存在一些银行类信贷业务的债权,是无法从贷款记录中显示出来的,还有一种情况是,利用其它公司名义贷款,任标和丰达机械、丰源小贷为其担保并共同使用资金。

  《法人》记者了解到,法院系统已经受理的案件中,便包括上海浦发银行起诉任标、丰达机械、丰源小贷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案件,共同被告还有当地一家贸易公司,总共标底4000余万,以及江苏银行起诉包括任标、郑群群、丰达机械、丰源小贷在内的多家企业和个人的将近2000万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此外,还有建设银行标底为2500余万元的诉讼、中国银行[-0.38% 资金 研报]2600余万元的诉讼均牵扯到任标及丰达机械、丰源小贷。

  接近当地公安机关的内部人士则告诉记者,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对任标涉嫌骗贷罪正式立案。“在贷款过程中,存在大量的造假信息。”该人士如此表示。

  这从任标、丰达机械、丰源小贷的贷款记录中便可见一斑。一位当地银行业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贷款风险分类办法将企业贷款至少划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后三类合称不良贷款。“丰达机械的几笔贷款均为次级类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说明当时银行发觉到这几笔贷款已经存在问题了。至于那笔农行的4800万元贷款,经三次转贷后剩3300万元也可以看出端倪,所谓转贷一般都是‘先借新再还旧’或‘先还旧再借新’,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说明企业资金非常紧张。”相关人士透露。

  为了核实有关情况,记者曾走访或致电上述多家银行,以及和任标同为被告的其他多家公司,得到的答复均为“不太清楚”或“不方便透露”。

  “跑路”敲响的警钟 银行风控亟待监管

  作为全国百强县之首,江阴的经济发展,尤其是民营经济发展在全国范围一直被视为标杆性的存在,仅江阴一地便有30余家上市公司。“接二连三的跑路事件在不断刺激着江阴经济发展神经的同时,暴露了隐藏起来的众多问题,如银行不良贷款问题,民间资本流向监管问题等,在力求让民间资本更加透明化、法制化的同时,加强监管和增加对类似问题的预防、打击措施也显得更加迫在眉睫。” 一位长期关注苏南经济发展的专家表示,“这是江阴的问题,更是整个苏南经济发展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徐雪伟、曹海荣、许才良,如今再加上任标,这是近两年来江阴跑路老板的典型代表。事实上,在近些年苏南经济圈为数众多的跑路老板事件当中,他们也仅仅只是代表。

  如今,再次回顾那些黯然离去的背影,不难发现他们拥有太多的共同点,譬如以实体经济为名,行圈钱融资之实,而直到事发之日人们会发现,他们或多或少都与非法集资、非法吸储、骗取银行贷款甚至合同诈骗等罪名捆绑在了一起。当然,在这其中总要提到中小企业融资难等老生常谈的问题,然而最重要的,还是商人骨子中无法剔除的投机心态和血液中流淌的资本欲望。

  面对这些天生存在的问题,监管和规治,显得尤为重要。此外,仍有一个必须要提的问题便是,在众多老板跑路事件中,骗贷罪的出现并非少数,各大银行均扮演了比较尴尬的角色,由于贷款审查和风险防控工作不到位,巨额贷款出现问题的情况十分多见,譬如上述讲到的徐雪伟、许才良等人,均被曝出牵涉到动辄数亿元的银行贷款。

  “在任标以及其他老板跑路事件中,最大的问题也是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这些老板为何总是和各大银行捆绑在一起,这其中一些人的公司根本不具备贷款资质,可银行大笔的资金却总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最终流入这些人的口袋,最终形成巨额的坏账。真正需要贷款的企业却总是被拒之门外,这不得不说是银行内部的风控和管理出了问题。”无锡当地一位金融行业协会会长表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这些老板出事之后,尽管没有公布,但经常有一些银行的内部人士也会跟着落马。”

编辑:
最新评论:
 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