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保函在线申请
佛山去年GDP预计达7010亿元 增长9.9%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数: 2849    日期:2014-01-24 10:28:34    来源: 珠江时报    字体: 




  马年新春未至,一股改革春风已提前吹遍佛山。市委书记李贻伟昨日主持召开市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明确提出以改革促发展、做大做强第三产业、打好生态文明建设攻坚战等今年工作重点,并鼓励全市党员干部动起来、大胆干,以更加积极有为的态度。
  GDP增9.9%突破7000亿
  去年佛山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45%,经济质量效益不断提高;城镇化质量排名居全国第五;全市财政民生支出达313.9亿元,占公共财政预算支出的64.2%……
  在全会报告中,李贻伟首先简要回顾了2013年我市在经济发展、城市升级、体制机制改革、民生实事和党的建设方面取得的工作成效。去年我市多项主要经济指标也首次公开。其中,全市生产总值(GDP)预计达7010亿元,增长9.9%;固定资产投资2447.6亿元,约占全省1/10,增长15.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251亿元,增长11.5%;外贸进出口总额639.4亿美元,增长4.7%;财政总收入1400多亿元,地方财政预算收入437.9亿元,增长14%;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000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7486元,分别增长9.9%和11.5%。
  三产首次列为转型关键
  “拥抱新一轮改革发展的春天”;抢抓改革新机遇,广东话说“行得快,好世界”、“执输行头,惨过败家”;“让改革再一次融入我们的血液”……会上这份仅8000余字的报告不仅篇幅短、内容精,文字也格外通俗、口语化,不少与会者都表示读来倍感亲切、如沐春风。而文风之外,更振奋人心的还是其中的改革魄力、干事激情和发展实策。
  “佛山不转型没有出路,不转型只会更困难。谁能看到机遇、抓住机遇,谁就能迎来新的曙光。”李贻伟首先旗帜鲜明地提出,面对当前历史性的重大改革机遇,务必再次发扬敢为人先的改革精神,以改革促发展,再创体制机制新优势。
  同时,他将做大做强第三产业、打好生态文明攻坚战、提升产城人融合水平、建设人民满意政府和造就一支强大的人才队伍列为抢抓改革机遇的5大抓手。
  值得关注的是,第三产业首次被置于佛山转型发展的关键位置。李贻伟说,近年来佛山转型升级未尽如人意之处的症结,很大程度上是第三产业发展滞后。从制造业转型升级、创新驱动要求和城市发展阶段来看,佛山都亟需加快发展第三产业。这其中不仅包含制造服务业、城市服务业,更要围绕满足群众对优质学位、优质医疗、先进文化、精彩体育、特色美食等服务的迫切需求,加快发展生活服务业。
  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干
  “今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年,也是下一轮改革的分水岭,接下来就是要动起来,大胆闯、大胆干。”李贻伟说,正如绿灯亮起,车却不动,这是最不能等的时候,“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干,得到的果实才分外香甜。想干、该干就干,莫留遗憾空悲切。”
  除了要求我市党委政府率先拥抱改革新机遇,李贻伟还特别呼吁佛山企业家抢抓机遇,争相发展。“资本靠守是守不住的,只有再投资、再开花、再结果,才能持续兴旺下去。”李贻伟说。
  会上,市长刘悦伦也明确提出,接下来市区各部门要着眼全市,整合资源,一一拿出改革具体方案狠抓落实,力争今年在提升第三产业等改革重点领域产生实效。
  佛山抢抓改革机遇
  五大抓手
  1做大做强第三产业
  2打好生态文明攻坚战
  3提升产城人融合水平
  4建设人民满意政府
  5 造就一支强大的人才队伍
  特写 基层改革遇难题 书记鼓励大胆闯
  在昨日全会的分组讨论环节,李贻伟与来自五区和佛山新城、佛山高新区、乐从镇的各级党政干部,开了一场“圆桌会议”。
  理性看形势,自信找出路;既肯定成绩、也敢于直面问题,大家频频抢麦、热烈互动。
  在小组讨论中,李贻伟不断鼓励各级党政干部要大胆闯,大胆试,瞄准改革的突破点和着力点开展有利于发展的改革“自选动作”,用创新的精神推动改革。
  》引共鸣 环境跟不上 人才留不住
  在全会报告中,“创新人才政策,构建人才高地”成为今年我市重点部署的工作之一。
  “留住人才能力弱,是因为产业配套不完善。”高明区委副书记、区长黄棋泰举了个例子,“溢达公司有位清华研究生,在高明呆了五六年,工作待遇与发展前景都不错,但因为小孩没有好学校入读,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北京。”
  紧邻广州的南海也有同样遭遇。“好山好水好寂寞”便是一位在奇美公司上班的职业经理人的心声。南海区委副书记、区长郑灿儒说:“人才流失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环境跟不上。”目前南海正大力发展金融产业,更加需要金融专业的人才,“而在这一行没有十年八年的浸润,难以出人才。”
  针对共同的瓶颈,各区都采取了措施。
  》抓机遇 禅城争做“三产”改革试验区
  而报告中“不注重‘三产’,将阻碍‘二产’发展”的提法,也让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颇为认同,“这就很好地回答了外界质疑佛山是否要‘三产’而不要‘二产’的问题。”
  从佛山发展的阶段来看,人均GDP已经超过15000美元,收入的增加对城市服务、各种生活服务和个人发展服务都提出了新要求,而佛山目前在这些方面的服务还停留在较低水平,发展第三产业十分紧迫。
  “随着新业态、新技术的介入,若还是沿用传统那一套来发展第三产业是不行的。”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说,“我们不要把三产局限在某一个产业或者比例该达到多少的焦点上,更重要的是要把城市的环境搞好。”
  作为中心城区,禅城对发展第三产业更为渴望。“全会报告中最令我振奋的一句话就是‘只要是有利于发展的改革,我们就大胆闯,大胆试,在各个方面争做改革试验田、试验区’。”市委常委、禅城区委书记区邦敏表示。
  而实际上,禅城新一轮的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改革已迈开了步伐。“未来,市一医院将与南庄医院对接、佛山中医院与张槎医院对接。”区邦敏透露,“市场缺什么,我们就试什么。”通过优势资源互补,禅城也开创了促进三产发展的新模式。
  》求支招
  李贻伟鼓励三旧改造大胆试
  “与佛山新城融合给乐从带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下一轮发展必将同心同德。但我们也遇到了改造难题,目前乐从有20多个村级工业园,近1万亩土地需要进行三旧改造,虽然有市场、有需求,但没政策,不知道该怎么做。”昨日,顺德区政务委员、佛山新城党工委副书记、乐从镇委书记麦连桐在会上求支招。
  “土地不能成为改革发展的障碍,要多渠道盘活土地资源,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李贻伟说,只要是有利于发展的改革,就要大胆闯、大胆试。
  同时,针对佛山新城提出的中德工业服务区面临与国内其他城市同质招商的问题,市委书记李贻伟也为其支招,“现在不能再走传统的招商路子,我们重在把德国的机制引过来,通过发挥佛山企业家资源的优势,与德国合作、合资,通过‘联姻’的方式走出去、引进来。”
  评论
  从全会报告看佛山在思考什么
  特约撰稿/赵济非
  阅读李贻伟代表佛山市委所做的全会报告——《拥抱新一轮改革发展的春天》全会报告至少透露了三个值得关注的要点:
  ——佛山在中国改革叙事版图上的自身的改革传统再发现,再巩固与再创新;
  ——佛山在经济转型中如何强二优三,实现再引领;
  ——佛山未来发展的新愿景
  而在这三个要点中透露出的,则是佛山正站在一个新的重大历史节点上,一个新佛山的战略愿景,已经在报告中浮现了出来。
  在报告和现场讲话中,官方总结的说法是今年工作的“一个态度,五个抓手”,但是,这六个方向,完全可以归结到如上所列的三个方向性要点中。
  首先说第一个要点。佛山改革的自身的传统是什么?佛山为中国改革到底贡献了什么样的制度资本?这决定了如何定位佛山在中国改革版图上的价值,也决定了佛山改革再巩固与再出发的起点。
  在中国的改革叙事版图上,佛山并不起眼,如果不是张燕生教授的发现,以及外媒的关注,佛山也许就沦为一个平庸的二线工业城市,籍籍无名。在中国改革的主流叙事中,大家一直关注的是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以上海为代表的长三角以及以天津为代表的环渤海,佛山凭什么能够占据一席之地?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清晰地洞察,中国改革的几个区位和他们的价值所在。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小范围里面提到一个“中国改革地理”的概念,在这个改革地理学中,深圳,从现实上说,一直担当着中西经济融合与制度改良的重任,而在其价值定位中,则是试水顶层设计的一个“小样”,即李贻伟讲话中所提到的“开放价值”;上海,则是大陆国家意义上的中央意志与外来冲击的一个中间缓冲样本;而佛山的价值何在?个人认为,其价值即在“平庸”,无激进政策,无“中央意志”对接,但却恰恰是最先感知中国内在政治、经济、社会变革冲动的温度计:“平庸的改革者”如何为大多数中国探路(请留意珠江时报“文化大佛山”即将推出的同题深度报道)。归结为一句话就是,佛山的改革实践,是可以为大多数中国地区探路的一个中庸样本。
  再说报告透露的第二个要点,佛山如何在产业强二优三转型中实现再引领。在破冰这个全球性、全国性产业瓶颈突破中,结合佛山实际,它的突破点,一个是用好横向的地域价值,即禅城区作为强中心的服务业落地,一个是以新城区为代表的佛山作为制造业之都的制造业服务升级价值,本文还想补充的一点是,同时要在佛山转型天平上,用好佛山尤其是西部南海作为岭南文化高地的文旅产业价值。
  再说说最后一点,报告中透露的佛山未来发展愿景。佛山35年改革,完成了三个大的跨越,第一个跨越是改革之初,借助政策和地缘优势实现的工业初步现代化;第二个跨越则是最近十年以来完成的三个跨越:工业上通过搬大树,引央企、引外企实现的产业改良以及工业发展的先进现代化;第三个跨越,则是以强中心为抓手实现的产城人融合以及发掘佛山制度资本,向治以法尊的治理模式转型,现在正在进行的则是这个跨越的下半场:由局部改革样本向整体改革样本的全面转型。
  在报告的第三点中,提到了生态文明。个人以为,这个生态文明,在保留其本意基础上,其实可以扩大外延,将改革生态、制度生态、经济生态纳入生态文明中,形成一个整体改革生态的样本。从刘悦伦在2014新年祝福和报告中强调的“人民满意是重中之重”,其实已经透露了佛山当下正在进行的一个全面“大转型”。
  本文最后,我想重归“改革地理学”,借助柯文的研究成果稍做发挥。在《王韬与晚清改革》一书中,美国教授柯文通过佛教进入中国、太平天国运动与晚清改良革命、1980年代中国改革三个重大历史剧变,总结了广东在中国变革进程中的地理价值:广东作为要冲,始终充当着试验者的角色,这个试验在获得中央政府的合法性背书后,很快成为整个国家的发展策略,随后,内陆厚度积累的爆发力,很快就让广东沦为一个平庸的竞争者,继续成为中国的新的边疆。
  在这个意义上审视佛山,它已经做的和正在做的,其实就是要破解这个学术上的“柯文难题”,不是成为内陆中国的竞争者,而是始终为大多数中国地区探路的先进者。
编辑:
最新评论:
 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