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保函在线申请
银担合作
首页 > 银担合作
浙江工行将重启民营担保贷款 政策扶持提质减量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数: 3650    日期:2012-08-13 11:09:1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日前,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融资担保处处长刘树林告诉记者,在与银行合作方面,经过浙江省政府出面,相关方面已于7月底召开协调会,浙江省工行承诺将重启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这是自去年底工商银行全国二级分行全部单方面取消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后的一次重要突破。

刘树林认为,目前浙江政府、银行都已意识到,互保圈的做法给企业带来的风险太大,将来需要通过做大专业融资性担保机构,来给企业的融资构筑新防线。

民营担保半停业

旗下有担保业务的中新力合公司董事长陈杭生认为,融资性担保的顶层设计是分担银行体系信贷风险,目前担保行业规模较小,在银行信贷资产中占比细微,这次银行业由于互保圈形成的危机,对担保行业的冲击比较小。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末,全国融资性担保行业共有法人机构8402家,资产总额9311亿元,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只有12747亿元(不含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贷款),占全部银行业机构贷款余额的比例只有2%左右,还没有成为银行分散风险的重要渠道。

不过,正因为规模尚小,以及自身不规范的经营行为,现实情况是,每逢信贷危机,融资性担保行业都显得很被动,问题机构频繁出现,银行合作意愿也会相应降低。

杭州一家担保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除非是担保公司与各家银行能结成比较固定的合作关系,否则在经济行情不好的情况下,银行中止与担保公司的合作是常有的事。

目前半停业的主要是这类无银行资源的担保公司,一般是需要自己去主动挖掘某些行业的客户,担保公司自身也有高利贷业务,资金链无法满足时才找银行合作。

“而如今多数行业的收款风险都在加大,很容易陷入无生意可做的停业状态,要么转型做行业性担保公司。”他介绍,一些担保公司已在转型专做车贷或者房贷担保,降低风险。

杭州一家银行的对公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杭州地区有几百家担保公司,但真正做融资性担保业务的数量不多,因此他们选择的标准主要有股东背景是否过硬、过往业绩以及是否通过审查等。

一般注册资本在1亿以下的,他们已经基本不合作。该负责人称,目前融资性担保行业注册资本抽逃及不实现象非常严重,按照10倍杠杆,5000万最大可以做到5个亿的担保余额,但不少几千万注册资本的担保公司,在保余额也在一亿左右,这类公司的实力有限。

不少银行趋于谨慎已经提高合作条件。据了解,目前浙江中行部分分支机构对担保公司的保证金的比例要求已经达到100%,即贷款金额1000万,担保公司也需要交纳保证金1000万。

“这是比较苛刻的合作条件。”前述业务经理称,如果担保公司在银行有授信,一般在授信额度内可以免交保证金,需要缴纳的情况下,一般也是10%-15%。

而如果是银行渠道关系比较固定,待遇就非常不同。他介绍首先客户主要是来自银行,当银行认为贷款客户不满足他们的授信条件,担保公司才需要再做一次尽职调查,看是否愿意担保,杭州地区的担保费率在2%-3%之间。

事实上,利用担保渠道,银行还是释放了相当的信贷空间。

据了解,工行浙江省分行在停止与民营担保公司合作前,合作数量达到83家。但停止合作后,因为主要只与政策性担保公司合作,合作数量锐减为3家,而工行浙江此前的年担保公司担保贷款可以达到300亿左右的规模,合作取消后贷款也受到影响。

担保加小贷模式

不过,即使有银行渠道,不同业务模式的担保公司后续风险也不一样。

前述业务经理透露,目前杭州比较大的一家担保公司,决定是否担保的主要条件是看抵押房产、股权类资产是否充足,而不是贷款项目的自偿性是否合格,因此今年被迫持有了大量抵押资产,特别是部分股权质押类资产,今年市值波动较大,目前还在进行一波追加抵质押资产的过程。

担保公司的问题还不限于业务是否专业,还涉及高利贷、挪用客户保证金等行为,即所谓“担保加小贷”的模式。

在这次中江集团30亿信贷危机中,杭州一家担保公司也参与一笔委托贷款,目前未偿金额为5000万元,由建行一家支行出具了保函,目前正在等待银行偿还。

在《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中,虽然批准了融资性担保公司可以从事融资性担保业务、非融资性担保业务,以及可以以自有资金进行投资。

该业务经理透露,自有资金进行投资,规范一点的操作是借助银行发放委托贷款,或者直接以关联投资公司名义进行高利贷业务、小额贷款居多。

“资金中是否包含客户资金,就很难说。”他说,据了解,目前如果截留或挪用客户资金,主要方式是要求缴纳更高的保证金,一般担保公司需要交给银行一定比例的保证金,担保公司也会转嫁给客户,客户缴纳的比例更高,中间差额就可以为担保公司所用。

不过,这种做法在多个地方已被叫停,比如明令客户保证金比例不得高于交给银行的比例等。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在今年6月底回答记者问时,曾经总结融资性担保违规经营的几大表现:一是挪用或占用客户保证金和客户贷款风险。二是资本金不实的风险,融资性担保机构股东直接或变相抽走资本金或融资性担保机构违规运用资本金,从事高风险经营活动;三是实际控制人和关联交易风险;四是以委托贷款等方式掩盖代偿风险。

前述银行对公负责人认为,担保公司违规经营的更大危害是,会加剧企业的资金链风险,企业未倒担保公司就先倒了一批。比如此次互保圈危机,如果实力较强的担保公司提前介入,银行的收贷风险就不会被放大。

按照相关管理办法,融资性担保公司应当按照当年担保费收入的50%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并按不低于当年年末担保责任余额1%的比例提取担保赔偿准备金。

如果提取充分,担保公司的准备金比例一般可以达到5%-10%,因此如果不是发生恶性信贷危机,担保公司的代偿率只要低于准备金的比例,担保公司是可以应付的。但类似华鼎、中担等公司,则因为自身违规经营,资金链一旦紧张,就可能一蹶不振。

政策扶持“提质减量”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地区的担保公司,事后对于互保圈还是有隔离风险意识的。前述业务经理透露,该公司的担保业务,如果是发现企业有互保,一般会控制互保企业的数量和一定资产比例。

陈杭生告诉记者,中新力合是完全隔离的,如果企业涉及互保,该企业就不会得到担保。而当前企业的资金链危机,给该公司的存量担保业务确实带来了影响,但在增量业务上是利好,该公司已有逆势扩张的打算。

特别是解互保业务,一些之前见识互保圈危机的企业,在互保到期后,宁愿支付更高的成本,寻求专业的担保公司担保。

“过去的7月份,我们的担保新增业务有1/4来自解互保业务。”陈杭生称,之前担保公司挑选企业的余地还相对有限,目前企业需求增加,有利于该公司挑选优质企业,降低风险。

与外界猜想的不同,中新力合已经准备进行扩张,今年新建了十几家省内分支机构,上海、江苏等省外布局也在积极筹备,扩大客户数量、区域布局、融资规模和收入。

目前中新力合正在谋划“中小企业综合金融服务公司”,注册资金4.5亿元。旗下担保公司注册资金3亿元,贷款担保额达到19亿元。

另外,陈杭生认为融资性担保的出路还不仅在抓住时机,目前除了贷款担保,该公司还介入了私募债、中小企业集合票据、集合信托债权基金担保,以及新型科技型企业的担保等创新业务。

刘树林告诉记者,在融资性担保公司逐步做实主业后,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重要性将会得到逐步发掘,浙江今后一段时间将按照“提质减量”的目标,出台更多扶持政策,精简担保公司的数量,提升公司质量。

按照浙江省融资性担保行业的五年规划,浙江计划到2016年末,把全省融资性担保机构的总数从目前的676家精简到400家左右,每个区县市重点培养1-2家本地龙头企业。到2014年底,全省融资性担保机构年平均担保放大倍数要达到4倍以上,期末达到6倍以上。

对小微企业的服务覆盖面也要进一步扩大,在担保业务总额增长的同时,要求单户500万元以下贷款担保总额不得低于60%,同时引导融资性担保机构针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特点,不断创新担保业务品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银监会、人民银行参与了七部委出台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银监会也有融资性担保的专门监管处室,但融资性担保机构并非直接由银监会管理,而是和小贷公司一样,交给各省政府金融办等相关部门管理。

因此融资性担保机构未纳入央行征信系统,这对融资性担保公司了解企业信息、控制风险是不利的。浙江方面则明确表示,将探索支持一定资质的融资性担保公司接入征信系统。

编辑:
最新评论:
 正在评论: